叶落浮苑闲

昔者,有一叶落,乘奔御风,循之入室,乃见一生。生见入室,覆于杯水,乃曰:“汝为叶者,亦为舟之”。叶曰:“非也,汝乃扁舟,渡我入世耳”。于是欣然乐之,昼夜共语,烛烬方歇。

推一下。

锲而不舍萌周叶:

愿每一位同担爱意长存:

微博地址


《全职高手》真人化消息传出后,我们和许多同担一样担忧、困惑、迷茫。争议之下,我们也看到对许多对叶修形象、人格的误读。我们想要解开这些误读,专注原作来使爱意长存,而非以任何名义或目的去丑化、矮化角色,反成为伤害角色和原著、刺伤同担的刀。本微博仅对话原著粉,不针对任何演员及粉。


本LO欢迎大家随意转载,站内、空间皆可,微博请走首行链接,为转发贡献一份力。

感谢每一位爱意长存的同担,也愿每一位同担都爱意长存!


记录:2017.6.20 15:48 屏蔽解除


昔者,有一叶落,乘奔御风,循之入室,乃见一生。生见入室,覆于杯水,乃曰:“汝为叶者,亦为舟之”。叶曰:“非也,汝乃扁舟,渡我入世耳”。于是欣然乐之,昼夜共语,烛烬方歇。

 

 

生日快乐。

没有标题。

等一下,我发现如果我每次更那么少的话,是没有办法赶上老叶的生日的???!
这周回学校写手稿。
发奋图强。

【周叶】刚好你来 1.5

前文看上条。

警察周和赛车手老叶相遇的故事。

还是没完,熬夜挤出点时间。

升级中……

-----------------

1.5

 

 

有一片云盖住了太阳,天色阴沉了下来。这导致周泽楷一身的黑夹克与他所隐蔽的这块阴影没有那么衔接自然了。周泽楷皱了皱眉,把身体向墙根贴近。他一边小心翼翼地挪着步子,一边调整着自己的视角,力图能在看得见犯人的同时,听清对方在说些什么。

 

嫌疑犯在打电话,声音不大,通过几堵墙传到周泽楷耳朵里时,他也只来得及听清“车子”“公司倒闭”“先抵押”这几个词。而且他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动作了,这会却突然从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黑色便签本撕下了一张纸片用笔记录着什么。周泽楷想那可能是什么重要的电话号码,或者是酒店的房间号。也许犯人之外还有犯人仍未被绳之以法,逍遥法外着,又或许,这只是犯人与普通朋友,甚至是父母的交谈。

 

周泽楷不愿意用最坏的意图去揣测一个人,哪怕这个人可能是一名在逃的嫌疑犯人。但周泽楷却认为这可以算得上是一件好事,因为该嫌疑犯流窜于全国各省市已久,行踪不定且具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疑心很高,从来不在公开场合露面超过一小时,这导致警方很难以追踪他的线索。

 

但今天偏偏是我撞上了他,周泽楷想:可我只有一个人。

 

联系队员眼下还不是时机,警方大规模的出动极易引起犯人的警惕和恐慌,可能会让好不容易出现在人群中的凶手再次隐蔽起来,藏得更深;浮出水面的线索会断掉,警力也有可能就这么浪费了,破案的难度会变得更大。

 

所以,现在只把眼光考虑在自己身上的话……周泽楷垂在上衣口袋边的手指微微地动了动。出门买菜不是全员出警,是不能配枪也没有资格申请配枪的,他手头上能够制裁凶手的东西也只有三件:一把弹簧小刀、一串钥匙、和……这一袋子菜。哦,还有几个刚刚找零的硬币。

 

总不可能拿鸡蛋去攻击犯人,拿小葱去抵挡犯人吧...周泽楷在心里无声地叹了口气。任务难度挺高,条件对自己相当不利啊。即使使周泽楷体术优秀是出了名的,是能够横扫半个中国片儿警的那种强,但他也很难保证能够在一息或者是几个回合之间制服犯人,更别提犯人要是选择反击突然掏出了个比他厉害的凶器什么的。如果犯人选择逃往人多的闹市区,周泽楷会更头疼。

 

所以周泽楷要等待一个机会,因为这里只有他。这虽然很难,但周泽楷相信他能够做好。事情还没就开始就觉得很踌躇难办不是周泽楷的风格,他紧紧盯着挂掉了电话准备离开的嫌疑犯,这一瞬间,嫌疑犯是完全背对他的。

 

接着,在下午14;37分,嫌疑犯离开了这条小巷。周泽楷紧跟其后。

 

 【未完】依旧赶出个片段 回来整理。

 

 

--------------------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过了两个星期才更新,因为我很忙,学校放假是两个星期一放。

我们清明节见放假见。(糙这周要上13天的课)

最近封神演义看完了,开始抽时间学习知识。【封神演义真的迷死我了

至于描写小周的武力值问题,原著里最强的是老叶吧,但是老叶不干这行啊,包括老王黄少都不干这行,只有老韩也干这行,所以说谦虚点吧,而且小周也不是普通的片儿警....

相关设定会随更新放出的,这次更新可能有些仓促,见谅。

 

【周叶】刚好你来 01

大概是短篇吧...本来其实就是个短篇的忍不住扩张,感觉要成中篇了。

警察小周赛车手老叶刚刚好相遇的故事。

小周和老叶身份都有伏笔,希望我不会忘记...

升级中。

--------------------------

 

01

 

S市近日时常有小雨,但下午的天气还是一如既往的让天气预报再次不准了。临近雨季,天气预报连续播报了三天的“阴有小雨”,老天却偏跟它作对。台风在一个星期前洗刷过这个城市一遍后走了,眼下云浅天高,风烟俱尽的气象,不知是终于迎来的安宁长久,还是暂时的苟延残喘。

周泽楷站在两栋老式居民楼之间的狭小阴影下,前方幽深的小巷里传来窃窃的说话声,再退几步,后面就是臭不可闻的居民垃圾区。

这样一个人站在这里,让人很难注意。但还是引起了巷口外过路的人群不时的侧目。毕竟,青天白日下穿着一身黑衣还遮着大半张脸的人,委实是太诡异了。更何况周泽楷手里还提着一个布袋,款式老旧,看不见内有的物什,却像是在刻意避免因走动摩擦而发出响声。

这简直就像是个老练的扒手,正在伺机作案,人们冷漠地这样想着。看这人手长脚长,人高马大的,做什么不好,偏要走歪路,唉……作孽哦。

 

路边打麻将的老太们心照不宣地瞥了他的方向一眼,低头打出了一张八万。

索性没有人想也没有人敢进入这条巷子了。周泽楷暗自松了口气,但也仅仅只有一瞬,便再次绷紧了神经。

 

能感觉到有视线不断的往自己的方向扫来,但周围的人会怎么看待他这个可疑分子他不知道也不感兴趣。实际上周泽楷对此也毫无知觉。让他感到神经紧绷的是他侧方目力所及却不会注意到自己的…一个男人。老旧的棕色皮夹克,脸上胡茬丛生,整个人都散发着邋遢气息的一个中年大叔。

 

一袭旧衣旧皮鞋,头发略微有些油腻,目光时而躲闪时而尖锐。这个人,第一眼看上去似乎和普通的中年事业有成却发福的男人没什么区别,从他的做派里甚至还能看得出以前年轻时的一些小习惯,颇有种岁月不饶人的无奈。但是,周泽楷却认识,不如说是知道这个人。

 

Q市一个月前发生的一起投毒杀人案,受害者系当地著名大学S大的一位大学教授的助教。半个月前警方逮捕了正在火车站上候车的凶手,身份证是伪造的。然而一切看似水落石出,凶手陈某却供出了一位此次与他合谋作案的共犯,因犯人本身与共犯接触颇多且是亲戚关系,所以犯人很精确地描述出了该名共犯的面部特征与当时穿着。由警方绘制的素描肖像早已下放给了沪杭宁一带的几个派出所片区,周泽楷和他的队员们自然也是人手一份,相关案情也早已谙熟于心。

 

而这个人,和周泽楷记忆中的那张小像,特征几乎吻合了。该名男子衣服倒是换了一套,但是鼻梁上、耳后、鬓角分别有颗痣,头发因为早年事故缺失了一块;还有拿着手机的手指,手背到手腕上的一道紫红色的蜈蚣般的伤疤,无一不是逮捕归案的凶手曾经描述过的特点。

 

虽然周泽楷自己也相信不可能这么巧,但是这个人,也许就是Q市警局追捕了有一个月之久的逮捕逃犯!

 

事实上,周泽楷既不是扒手,也不是入室抢劫犯。他是一名警察,全称人民警察那种。维护社会治安秩序,制止和侦查违法犯罪活动是他的主要任务之一,必要时也可以担任其他警力。但今天刚好是他轮休,周泽楷出来买个菜的工夫,就让他撞上了这么一件…大事。

 

是以周泽楷决心跟踪犯人的时候,为了保险起见就戴上了口罩和帽子,也是不巧他今天穿的朴素了点,一身黑。所以周泽楷真的感到很无辜,因为他只是出来买个菜而已,环保袋是随手翻出来的,里面装的不是什么凶器,而是一把小葱五个西红柿和一把鸡蛋面…

 

 

 

 

 

【未完】放个片段。

 

 

--------------------------------------

老叶会在这章出场的...吧。

另外相关知识均来自网络以及部分书籍,我一般写什么文就会恶补相关知识,但是我最近却在看《封神演义》...看神仙斗法...看姜子牙归国封神,所以等等我...【→_→

如果相关知识崩了,怪我。

 

 

 

 

 

【瓶邪】三生影 00

瓶邪架空接原著,试试。

同时也是吴邪生日贺文【但是很可惜不在上半年的计划内,所以基本不用等了】

生日快乐,吴邪。


00

这一天,长白的风雪更甚。

小花盖着厚重的毯子靠在石壁旁补觉,而我站在不远处的平地上抽烟。抬头看,这里昏暗无比,仅仅有一点微弱的火光。四周都是破碎不堪的岩石,锁链交错蜿蜒,一直延伸到了很远处。

我瞥了一眼胖子的所在地,发现胖子已经成功拯救了我们即将熄灭的火堆,并且正在挖罐头里面的冻肉下锅,那罐头看样子冻得过于严实,他直接就将罐头丢进了锅,没几下又捞了出来。周围明亮了些,还算暖和,空气里有了些许的温度,唯一可惜的是我闻不到食物传来的香味。在这鸟拉屎鸡不生蛋的鬼地方,没有嗅觉,不知道是件好事还是坏事。

腿站久了有点僵,于是我蹲了下来,伪装成长白山的一朵外地蘑菇。

“他娘的你蹲在那拉屎啊”胖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已经煮好了胖式大杂烩,“发什么呆,赶紧的过来开灶祭庙!老子高血压都得瘪出来了”看来在这个地方,人的火气会特别大,胖子也不例外。

“你要真在这鬼地方犯了我也没招”, 我没回头,心说要真来了只能把你拆了再带回去或者留在这里施肥了。

大概是见我毫无所动又却又慢吞吞的样子,胖子的声音又提高了几分贝道:“磨皮擦痒个什么,妈的连吃饭都不积极了?!”。这里尚且离目的地有一段距离,无需在意说话高低,然而胖子的声音还是在这个空间里起了微弱的回声。

“脑子有问题呗”大花的声音传来,我转头一看,他表情凝重,正裹着毛毯坐在火边吃饭,看样子是胖子吵醒了他,令他龙颜不悦。

“狗日的”我内心飘过三字真言,拔下嘴里叼的烟头道:“就来”

来到火边坐下,胖子识相地递给了我一个空的铝皮罐子,这就是我们用来装饭的碗。一时无言,所有人只顾埋头吃饭,除了咀嚼声周围没有太大的动静。在这个地方,没有声音是很正常的,这里永恒寂静,不过胖子吃饭的动静显然比我们还大得多。小花带了一盒便利饭,胖子一边吃跟手下人插科打诨,饭碴子喷得到处都是。

如果是以前的我,对于长时间的寂静无声,一定会感到恐惧又无措。总是觉得暗处有什么东西在活动,这听起来多少有点被害妄想,然而后来发生的很多事却也证明了我的感觉并不是空穴来风,确实是有蛛隐于网,待蝇而入。而等我终于能习惯黑暗和寂静时,我自己也终于陷入了多年的无声。

我的一个伙计突然这时问我:“老板,你说的那个人还会在吗”。小花在旁边笑了笑,这问题他前几天刚问过我。

“不知道,应该吧”我丢开吃剩的罐子,随口道。

“……”

“好像下雨了。”胖子突然抹了把脸,“我感觉到有水滴在了我的秀发里。”

“还好意思说秀发?”我鄙视了他一下,随即也感觉到了有冰凉的液体滴在了我的头发里,还有点疼“我操,这雨有毒。”

小花对我的说法嗤笑了一声,但很快他的表情就变了,因为这“雨”下大了。几个人一下全都站了起来,迅速远离了那块下雨的地方。

“妈的晦气,火给浇灭了”胖子在一旁直翻头皮,带出了片片小小的雪花,“老子新做的发型全毁了”

“得了吧你,你那脑袋上山时早就毁得差不多了,跟个鸡窝似的,你看见你那小雪花了吗,和鸡皮也没差了”小花有点嫌弃。

“我有个疑问,你为什么非要在上山前做发型”,我心说你这是想让闷油瓶一出来就感受一下村口王师傅的手艺吗。不过说到发型,是不是也该考虑给他换个发型了。毕竟留了十年的长毛,别说是拿来做几顶假发,就算是拿出来织件毛衣都够用了。

“你懂什么是发胶吗”,胖子拍了拍手“天真这你就不懂了,你胖爷我——”

我摆了摆手,不想再听下去,忙道:“我懂我懂,大家都懂,你少说两句。”

“你他娘的也——”胖子还想再说什么。我又一次打断了他:“等一下”,小花朝我们做了一个手语,说道“你们看,起雾了。”

起雾了。我向小花的方向看去,发现他正在看手表,随即他叹了口气,把表递给了我:“表坏了,没办法知道时间,这里是属于地底”胖子此时也哑口无言了,这时我们大家都坐在了石堆上,我问道:谁带表了?

我的一个伙计递给了我他的表,我接过一看,发现现在的时间是下午3点,距离我们进入地底已经过去了很久,但真的过去了那么久吗,我不免感到奇怪。

雾气越来越浓,呈现出了具有实质般的颜色,那是一种除了我的几个伙计之外的人都非常熟悉的青色,雾气仿佛吸走了声波,周围安静了下来。如果不是身边胖子粗重的呼吸声,我几乎会以为我又陷入了梦境,亦或是幻觉。

我真的来到了青铜门前吗?那么我现在在哪里?卧我保持着绝对的冷静,内心告诉自己:“我就站在这里,我来了。

声旁有人叫了起来,声音显得很激动,带上了点颤抖,是胖子的声音。虽然雾气已经由青色逐渐厚重到了浓白色,不过我还是认出了他模糊的身形,没办法,丫的太好人了。

但是我随即意识到了他在喊什么,他刚刚说的三个字,说的是:“门开了!”

有人回答他的喊话,我没听出来是谁的声音,他在我旁边大喊:“门开了?那小哥呢?!”

我听到有人说话,有许许多多模糊的说话声从四面八方传来,不知什么时候,周围只剩下我一个人。

好像有人在说……

“吴邪”

“醒醒”

在我睁开眼前,我意识到了那个不知名的声音的主人是谁,同时我再一次听见了他的声音在我脑子里响起:“谁?”

他的嘴喃喃地念叨着什么,张起灵俯下身来,贴近了他的嘴唇。他听见吴邪发出零星而不成文的几个词语,最后叫出了一个名字。

“谁在叫我?”

“吴邪,醒醒”



----------
一片楔子我更了一年,还炒了碗冷饭,感觉自己已经是拖延症晚期了。
这个故事看题目就知道,是三个梦。下篇就是正剧。【但是我们却可以猜一下哪个梦是真的万一我写的是架空呢→_→】
我是一个老年盗墓粉了,但是我依然很喜欢吴邪,非常喜欢。【不要看我现在暂时开全职脑洞去了
可以说吴邪是我人生某一个阶段很重要的人,今后也是。
诚然有的人笑我入戏太深,但是你却说服不了我的喜爱。
我有很多属于盗墓笔记,属于吴邪的故事,有机会可以写给大家看看。
文笔和很多大大比仍然显得很青涩,但是我会认真去写的。
写文的过程就是一级小号慢慢升级嘛,我也会加油刷副本的→_→

我的审核没上线,所以处于未捉虫状态。欢迎捉虫,谢谢大家。
之叶2017.3.05 00:00

失踪人口回归。
下周期末考试,所以……暂时停一段时间更新。
没有弃坑,会好好写文。
放假就好了。

最近期末,这周没有更新。
好好学习中,没有弃坑。

这周就要会考了我居然还能心安理得的玩手机画画写文。
天降大任于斯人也。
嘿嘿嘿。